欢迎光临中国刺绣网
加入收藏夹 | English
当前位置:中国刺绣网>鉴别标准>
绣花鞋垫制作工艺和文化
来源:  作者:
  在黄河流域的大部分地方,女人们大都会做绣花鞋垫。姑娘给她的情人、妻子给她的丈夫、母亲给她的儿子,将一盆广袤千里的福土移于亲人脚下,好让他们平安、稳健和根深叶茂。

  在旧时民间的日常生活中,男人从小到大都会被视为一个家庭的主心骨,也就是家庭这棵绵延不息的生命树的主干部分。因为生活的艰辛,男人们必须不停地劳作,甚至于背井离乡外出谋生,因此这双脚也是最为苦痛和孤独的。与此同时和他们相濡以沫的女人们,很自然地便要祈求神灵护佑他们,并以她们熟悉的通神的方式,精心地为心上人绣制出她们深信不疑的通神样式--吉祥符图,带着她们的祈愿和情思。这种符图样式携带有圆满而丰盛的图画、符号、甚至是直截了当的文字表白。几千年的文化造就了这块土地上的女人们在平素的待人接物中绝不会这样溢于言表地表达情感,她们总有敏感而极赋悟性的表达方式,那里里外外的绣花鞋垫,便是满天满地的深情与谢意。

  行走的生命树

  生存与繁衍是民间生活和艺术的最高理想与追求,这棵生命之树上几乎盛开着所有的艺术之花。天地相合、阴阳相交,分四时,化五行,成八卦、生万物的基本符号,是民间古今不改、千里不变的主脉,很多传统剪纸样式中的“盆中花”、“碗中”、“瓶中花”等都是这一观念的显现,这种“花”或者更应该叫做“树”,都是有首尾、上下、左右的对称图形,亦即天地人三部分的“三才合一”,重要的不是属哪类哪科,而是其上枝、中体、下枝,上阳、下阴以及尤为重要的根基;其身体所载种的盆、碗或瓶等容器。上为躯体,下为母土,生命不可无源,不可无根,无源体何来,无根枝不旺,此谓生命之大忌!

  这棵生命之树在这样一种通融浑然的观念中亦可化为人形,即新之林先生所谓的“中华民族的保护神与繁衍之神--抓髻娃娃”。虽化为人形亦不可无根无源,因此又化生为人与植物同体的“莲生贵子”,在此,人即树,莲为土、为源。黄河流域没有生命终了的观念,人死后被认为是前往别处,永生于另一个境域,因此,在给死人棺木上刻绘图案时,特别强调诸如“头顶摇钱树,脚踩莲花盆”的表现内容,这正是生命之树这一观念的完美图解。不仅如此,连木工在制作棺木的选料上,亦得特别注重木材的根部必须朝小头,即放置死者双脚的一头,否则将不能接通阴阳之气。这种做法的目的是希望这棵生命之树换个地方仍能永生,就像移栽一棵树木杳、须将母土一起迁移一样。不仅死人如此,连仙佛也不能无根无源,佛、菩萨所到之处无不高坐莲台或脚踩莲花,这与“莲生贵子”的样式并无本质的异同,可见“莲”并非花而正是老子所谓的“众妙之门”。也就是那多情女子们理想的、有着无限生机的“广袤大地”。

  后来人们又聪明地将莲花直接绣制在鞋垫上,进而演化出五彩符号和各种花草,从而天人合一地完成了生命之树的迁移。在这种行为中,无论亲人们走到哪,那母土能如神仙的莲花宝座一样如影相随。这便是人们为何如此精细地制作这些鞋垫的初衷和原由,绣花鞋垫上的莲花、桃李花、十字纹、米字纹、蛇盘蛋、如意盘肠等都是反映这类意识的图式与花样。

  盛满深情厚意的福土

  鞋垫,紧贴双脚如影随行,我们并不是在比喻说:这花花绿绿的福土养育着人这棵生命之树。造成这种状况的是古老的生命意识和传统的生存观念。延续了百年之久的黄河人所穿的传统布鞋的样式很能说明这一事实:男子穿圆口鞋、女子穿方口鞋,实为“天圆地方”这一宇宙观念的体现;而这千层百衲的白布鞋底与黑布鞋包子的制作色彩,也下是阴阳二色的标准组合。鞋的设计源出于观念意蕴非简单的审美,这一双双鞋垫所要呈现出的母土的景象,正与剪纸中的“聚宝盆”“扣碗”等生命容器一脉相承,有着相同的喻意。

  鞋垫有的只分出一个花边和其中饱满而连续的图案,更为传统的样式是将内中按天、人、地三界分为鞋头、腰子、后跟三部分。鞋头为天界,其图案多为日月星辰的变形;腰子为人界,更多的表现人情,其图案素雅含情,别有深意或者干脆为“双喜”“思念”“盼望”等文字;而后跟地界部分则饰十字、如意盘肠和表东西南北中的“八角回香”等。这类样式多见于甘肃、陜北的横山等地,事实上更多的样式已打破三界,通隔浑然为一体。

  从绣样图案的形式上又可分为两大类:一类多见于山西省忻州和吕梁地区的深色底浅色绣花和浅色底深色绣花的花鸟动物、昆虫及人物鞋垫,多为鱼莲、莲鸟等,其造形古朴、寓意显明、色彩对比强烈,多用于婚丧民俗;另一类多见于陜北、内蒙等地,绣样以图案为主,多为传统的十字、米字、井字等符号。色成五行,于五色相生相克争奇斗艳中不乏典雅高贵之感;形分阴阳,阳形多为具象的莲花、桃花、星月等符号,剩余空间又因连续而自成点线面组合的奇妙阴象,阴形与阳形相互呼应,互补互生,于平面之中饱满地装点着多维时空。        

  一针一线接枝连叶

  鞋垫,是用生活中使用过的破旧碎布,裱糊在一起,做成约三五层厚的硬布片,再加上里子面子两层底布先做成鞋底样,在其上绣上各式图形后便成绣花鞋垫了。当然,在民间很少有那种纯粹为艺术的艺术品,绣得再精细的鞋垫也是用来垫鞋的。对于剪裁与缝制这类手艺活是这里几乎所有女子的家常便饭,尽管在更多的时候她们同样可以和男人们一起轮大锄干体力活。但这种手艺是从心中出来的,对于乡村女人们那过多寂静的日子而言,她们专心于某工,便自然能触及化境、有如鬼使神差,个个精于手工、能剪善绣。

  鞋垫的绣法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是剪纸贴花绣法:是将要绣的图案先剪成一幅剪纸,而后贴于鞋垫上,然后再用平针绣线覆盖完成。此法由于应用了剪纸的样式、显得古朴浑然、看上去略带立体感,这种绣法现已少见;

  第二种是平针绣法:此绣法较为简便易学,是将选好的图案草稿勾画于鞋垫上,然后用平针直接绣制。很多女子的手头都收集、保存有大量好看的图样,这种绣法利于对传统样式的继承与传播。也有不画草图直接绣花的,这种人经常是悟得真象,极富创造力的高手,平针绣法要求针脚排列须整齐均匀、不露底布为上品,多见于山西、内蒙等地;

  第三种绣法是挑花绣:这种绣法是事先在鞋底画上或利用画布经纬线抽成经纬方格,然后依格下针,不能错位,此法多用十字针法或斜行排列法相组合,组成简练夸张变形的几何图案,多为传统纹样或由古老图形演化而来的较为抽象的符号。

  鞋垫的绣样很多,但不外乎具象图形和抽象符号两种,都有其特殊寓意的。

  具象图形有象征浓情爱意的“鱼戏莲”、“蝶恋花”,寓意富贵的“牡丹凤凰”和具有特殊寄予的“猴子吃梨”。如图是出自山西省兴县恶虎滩乡十九岁的裴金凤之手的鞋垫,有一双是“等候佳期结莲李”亦即到时候结婚之意;山西省偏关县西沟村五十六岁的刘金婵老人拿出一双“北斗七星’鞋垫说:这是老辈人传下的样子,是“天配良缘”和“天神保佑不要迷路,盼行人早归”的意思;另有一些如“思念”、“赠送”、“正”、“喜”等直舒胸臆的文字绣花。山西省临县清凉寺村二十一岁的女子张艳丽为她的意中人绣制的是一对鸟和“再见-双喜”的字样,据她说是“结婚时再见”的意见。

  抽象符号的样式常见的有象征一阴一阳,天地相合的“十”、象征生变与繁衍不息的“卍”、象征天地人才合一、永生不灭的和取五行、八卦之象的“×”以及“如意盘肠”等,在陜北的横山、榆林等地,这类符号大都是老人们严格地传给女子们的。陜西榆林市青云乡钟沟村二十七岁的田俊梅说:“花花叶叶都能绣哩,也能变哩,不过万变不能离宗,老人们传下来的都是有讲究有说法”。
  是的,这些看似自由的手工艺品,当其触及生命和爱情时,善绣的女子们始终是一丝不茍的。所有这一切图形与纹样,都为了将那一方水土装扮得既能接天连地、通及神灵,又能饱含深情厚意,从而使亲人们能在这片干旱的土地和异地它乡时时处处感受到有水一样的爱意在浇灌着生命之根,这将是莫大的鼓舞和安慰!这种祖传的妙方在她们看来无疑是能够逢凶化吉的。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